您好!欢迎光临德林义肢矫型器北京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400-650-9833
Solutions 康复知识

谈谈假肢接受腔的全接触

日期: 2015-10-08
浏览次数:

主讲人:中国假肢技术学校―副校长方新 
                   
                      
      截肢者穿着下肢假肢行走时,人们总是倾向于注重步态的和谐。只有当残肢出现瘀肿、变色,承重和血液循环发生问题时,人们才关心残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残肢的种种变化,与吸纳包容残肢的接受腔是密不可分的。
                      
        接受腔是假肢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直接与残肢接触,支撑着人体重量,控制着假肢运动。穿着假肢舒适与否,完全取决于接受腔是否合适。接受腔是影响假肢穿着舒适性和功能发挥的重要结构。全接触和最大程度残端承重是现代假肢装配对接受腔的要求。不幸的是,它常常被人们忽视。
                      
       承重和运动是下肢假肢最根本的作用。残肢与接受腔间的可靠“连接”保证了假肢功能的实现。它们之间任何微小的“假关节”活动和“活塞运动”都会妨碍截肢者对假肢的精确控制,从而减小站立和行走的稳定性,增加病人能量消耗。残肢与接受腔间的全面接触有助于实现残肢与接受腔之间牢固连接的目标。全接触要求残肢至少能够接触,并能承受一定的压力。否则,在安装假肢前,就应该考虑通过保守或手术方法改善残肢的质量。
                      
      穿着理想的最大程度残端承重的假肢,截肢者应该能用残肢站立在接受腔底部,就象截肢前站立在地面一样。最大程度地用残端承重是假肢趋于生理的重要条件。残端承重不仅具有重要的生物力学意义,而且通过残端接触和承重,截肢者的感觉神经系统能够直接感受来自底端的压力和动作的重要信息。
      残端承重实现了残肢骨骼负重。它具有防止脱钙(被动性骨质疏松)的生理作用。对于儿童截肢者,它还可以刺激残肢生长。
                      
      残端承重能力取决于截肢高度及软组织质量,取决于外科技术。小腿截肢者中,长残肢残端承受负荷的能力不足身体重量的20%;中等长度残肢较大的截面一般能承受30-60%的体重;短残肢承重能力更高,甚至可达100%。大腿残肢的残端也有大约20-30%的承重能力。通过关节离断、关节附近骨松质部位截肢以及保留部分足底的足部截肢得到的各种残肢在短时间练习后能完全承重,具有100%的承重能力。
                      
      小腿和大腿假肢的全接触和残端承重问题在下肢假肢装配中最为突出。小腿假肢和大腿假肢通过支撑残肢上部如胫骨近端、大腿或坐骨来使残端免荷。这必然导致静脉及淋巴回流障碍,引起残肢肿胀。大腿和小腿截肢的部位通过管状骨,残端承重能力有限。假肢不可避免地要通过残肢上端承重来减免残端的负荷,但应将免荷程度降低到最小,让残端最大程度地承重。事实上,残端的承重能力比一般想象的要高。
                      
      残端在假肢中的承重能力还取决于接受腔的形态和材料。硅胶小腿和大腿假肢技术在材料和技术上给全接触和残端承重提供了条件。尽管如此,在现今的小腿和大腿假肢装配中,仍然能见到许多没有达到全接触和残端承重要求的接受腔。
                      
      一些所谓的“高档”小腿假肢,虽然使用了非常优质昂贵的材料,但也没有做到全接触,更谈不上残端承重。残肢末端与接受腔底之间巨大的空间,是造成残端变色瘀肿的根本原因。只要在穿上内衬套后轻按底端,截肢者很容易便可知道接受腔是否做到了全接触。一些截肢者自发地在接受腔底部垫上棉丝,来保持与残肢的接触和压力。他们对全接触的认识已经超过了假肢技术人员。昂贵的材料并不能代表高档的假肢质量。
       大腿假肢的情况稍好一些。虽然,没有残端接触的吸着式接受腔依然大量存在,但是,全接触接受腔已经被广泛地推广和使用了。
                      
       吸着式接受腔的底端与残肢末端之间有一个大的空隙。它构成了一个密闭空间。密闭空间产生的负压将接受腔吸着在残肢上,起悬吊作用。这是早期该接受腔被广泛采用的原因。穿上用这种接受腔装配的假肢,残端受到的外界压力小于残肢侧面和口型处受到的压力,淋巴及静脉回流受阻,不可避免地产生残端水肿。尽管这种接受腔有如此严重的缺点,它仍然在大腿假肢装配中应用广泛。主要原因是这种接受腔的制作技术要求较低。
                      
        全接触接受腔保留了吸着式接受腔的优点,消除了它的不利影响。残肢整个表面,尤其残肢末端与接受腔全面接触。残肢末端承受了来自腔底的轴向压力。在步行过程中,摆腿时血液被负压吸到残肢末端,承重支撑时接受腔底压迫残端将血液泵出。血液在残肢末端如此反复交替地流入和挤出,促进了残肢的血液循环。
                      
       检查判断大腿接受腔是否做到了全接触和残端承重的方法非常简单。在承重支撑状态下,截肢者既可以通过气阀孔探查残肢末端与接受腔底之间的间隙和压力来判断,又可以通过感受残肢末端是否受到挤压来判断。
                      
        为了实现残端接触与承重,一方面残端要有很好的软组织覆盖,另一方面接受腔的形状要与残端非常吻合适配。这对截肢技术和假肢装配技术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目前普遍采用的大腿假肢穿戴方法对全接触和残端承重有着非常不利的影响。如今大家都用袜套和气阀孔来穿假肢。软组织被拉向残端。残端的承重能力受到削弱。接受腔底端的气阀孔甚至破坏了该处的接触和承重。只有用特殊的气阀将接受腔底部的气阀孔填平,才能做到真真意义上的全接触。只要没有更好的方法穿假肢,残端的承重能力就得不到充分发挥。
                      
        在我国,下肢假肢装配没有能够普遍做到全接触和残端承重,既有认识上的原因,也有假肢装配技术上的原因,还有截肢技术上的原因。
                      
        许多截肢者和假肢技术人员都对这个问题缺乏足够的重视。他们没有认识到全接触和残端承重会影响截肢者残肢乃至整个身体的健康。为了避免残肢末端压痛给假肢装配带来的麻烦,假肢装配技术人员站在自己的立场而非截肢者的立场,简单地将残端悬空在接受腔内,而不愿意追求全接触与残端负重的目标。截肢者则因为没有压痛而欣然接受。
                      
        由于认识不足,再加上又没有受到截肢者(特殊的消费者)需求的压力,技术人员缺乏追求先进技术的动力,在技术上做不到全接触和残端承重。
                      
         全接触和残端负重对残肢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于医疗界对假肢技术发展缺乏了解,手术医生没有造就一个能够实现全接触和残端负重的残肢。手术后留下的骨刺、神经瘤、以及糟糕的疤痕等妨碍了新技术的应用。
                      
        我们追求全接触和残端承重的目标,是为了不影响残肢的动脉、静脉、淋巴的循环,不妨碍神经传导。没有全接触和残端承重的接受腔,迟早会导致慢性血液循环障碍,引起残端肿胀,直至出现湿疹、水疱、慢性溃疡,特别是在接受腔口型处出现严重的皮肤变化。残肢因此而丧失承重能力,只能通过上部更紧的口型来承重,形成恶性循环。
                      
      在残端承重的最初阶段,残肢末端软组织会快速萎缩,从而使接受腔底对残肢末端的压力减小。在假肢装配的初始阶段,应对接受腔底部不断进行适配,适应残肢末端形态,实现最大程度的残端承重。


案例中心 / Case
浏览次数: 699
发布时间: 2019 - 11 - 06
“好痛!” 技术员按压杨思莹的膝盖进行石膏取模,她痛得忍不住大叫一声,但又马上安静地咬牙坚持。7月8日,茂名残疾女孩思莹来到广州定制支具,朝站起来的梦想“迈”进一步。“这是我的大长腿’!” 抱着石膏支具模型,思莹感受到了一种神奇的魔力。顺利的话,1个月后,她可以靠着新的“双腿”站起来。一个多月以来,南方日报、南方+追踪报道了茂名化州市文楼镇甲隆小学学生思莹的故事,受到广泛关注。她因患怪病无法站立和行走,由45名同学轮流背着上学,又在好心人的义助到广州免费就诊,被确诊为患罕见遗传病,治愈难度极大,但可依靠定制的专属支具站起来。然而,支具费用曾让思莹一家惆怅不已。幸好,支具厂家德林义肢矫形康复公司减免了部分费用,茂名、化州两级妇联、残联共4家单位为思莹筹够费用缺额,实现了她的梦想之行。德林义肢矫形康复辅具技术部主任温玩明仔细检查了思莹的情况,她的髋关节、膝关节和骨盆都有不同程度的畸形,需要进行至少一个月的支具适应训练和康复训练,才能重新走路。“上次回家后,我天天盼着暑假来广州定制支具。” 如愿以偿的思莹开心地说,尽管知道训练会有不适感和疼痛感,但只要能够站起来,她就很满足了。对于思莹来说,再次来到广州是一个新的寻梦之旅。“谢谢所有的好心人。” 面对这场爱心接力,思莹连声道谢。这次到广州就医,她将拥有新的“双腿”。她憧憬着,站起来后在暑假到深圳帮爸妈打工,让他们不用那么辛苦;她还想靠支具走路到学校,对帮助她的同学们说声 '谢谢'。' 叮咚。' 8日下午,400千米之外的化州市文楼镇里,同学董美凤、黎伟霖收到了思莹发去的定位信息。她们相约,要在广州这座有爱心的城市相聚,一起为思莹加油鼓励。
浏览次数: 973
发布时间: 2017 - 10 - 06
看似步伐轻快,却让人有些辛酸,在此前的岁月里,这位残疾老兵走过了多少曲折的路?2016年10月,在酉阳县兴隆镇镇龙潭村,关爱抗战老兵重庆志愿者,辗转在深山里找到郭学杨老人,他残疾的四肢让志愿者震撼:左腿从膝盖下锯掉脚5根脚趾全被锯掉,双手手指除右手大拇指外,其余全部切除2节。原来,郭学杨曾参加抗日战争,四肢就是在抗战时受伤的。1943年10月,他被抓壮丁到国民党通讯第三团第二营第一连,1944年12月上战场,作为通讯兵他和战友在湖南宝庆县架线时被炮弹打中,战友当场死亡,而他被炸晕,另外两个战友将他从战火中救出,背到了后方治疗。满身是伤的郭学杨在黔江治疗了11个月后,所幸捡回了一条命。后来,郭学杨回到酉阳老家生活。由于家境清贫,他左下肢没有安装专业假肢,自己模仿假肢做了一个木头假肢来支撑。木头假肢有四斤重,是用一个木头掏空做成的,外面用钢圈箍的起来,一头连着牛皮做的绑脚,每次穿都要紧紧绑到大腿上,不只笨重还不舒服。郭学杨爷爷告诉我们,现在这个假肢已经用了十多年了,这样的木头假肢,这近70年里,他已经用坏了六个。关怀志愿者通过公益乐捐平台发起为老人的救助行动。短短9个小时,就实现筹款的目标。志愿者将郭学杨从酉阳老家送到重庆治疗腿部流脓的问题,幷由德林义肢公司为爷爷定制假肢。当假肢放到郭学杨面前时,他好奇得慢慢用没有手指的手掌抚摸假肢,乐得合不紧口:“这个好啊!又不硬!可以到处玩耍了!”,爷爷念叨了好几遍:「等安好假肢以后,想去参观抗战博物馆,还想去看看解放碑。」训练期间,郭学杨爷爷像一个认真的小孩,努力地练习着走路,德林假肢师担心他体力不够,时时提醒着说:“累了就先停一下”,可是爷爷重复了好几遍“不累不累,这个太好了」,他得意地说:「我自己做那个木头腿比这个重得多,以前我穿它在山里能走50多哩路呢!」看着他高兴的样子,问他现在是什么心情,爷爷说:“痛快得很,现在过上好日子了!没...
浏览次数: 627
发布时间: 2016 - 05 - 20
当时才四个月大的沛儒,因血栓导致右脚截肢,沛儒妈妈虽然十分心疼与不舍,但为了保住生命,这是一个不得已且沉重的决定。沛儒才出生没多久,连站立都还没学会,真的很担心长大后是否能顺利走路,沛儒妈妈的内心满是无助。九个月大的沛儒开始练习站立,医院建议替沛儒做临时支架;但临时支架无法使沛儒顺利站立,走路时更是疼痛不已。看着沛儒痛苦的样子,沛儒妈妈的心更是纠结。后来,经由朋友介绍德林义肢公司,装配师耐心测试并装配适合的义肢,一步步教导沛儒,一岁六个月的她终于跨出第一步。学习和适应的过程是艰辛的,但看到沛儒现在能走、能跑、能跳,沛儒妈妈真的很开心;在德林公司的协助下,让沛儒能像其他孩子一样的游戏、学习与生活,也给了沛儒妈妈更大的勇气,更坚强地陪伴沛儒一路成长。未来的路还很长,沛儒,加油喔!
浏览次数: 846
发布时间: 2015 - 08 - 22
关注微信
微信
快速链接
联系我们
德林义肢(北京)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九街3号定海园一里11号楼3层                          
邮编:100000
电话:010-67879603
传真:010-67879603
Email:delin@tehlin-bj.com
Copyright ©2005 - 2013 德林义肢矫型器北京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